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晟大动态 >



新闻中心

辽宁晟大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0411-8764 3981

晟大声音第(173)期丨离婚协议中约定房产归属

TIME:2020-09-07 16:11 | VIEWS:


案情简介

苏某与魏某于2014年登记结婚,婚后二人购买了某小区一处房屋,登记在了苏某名下,2017年二人协议离婚,离婚协议中约定将某小区房屋的所有权归魏某所有,二人为减少按揭贷款转贷手续费和缓缴交易契税,一直未办理不动产变更过户手续,房屋一直由魏某居住。

      2018年,苏某向陆某借款50万元用于创业,由于经营不善,苏某无法偿还该笔借款,陆某遂向某某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苏某偿还借款,法院审理后支持了陆某的诉讼请求。后因苏某未按判决履行还款义务,陆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经查,苏某除名下某小区房屋外无其他可执行财产,遂将该房屋查封。魏某发现房屋被查封后向执行部门提出执行异议,被裁定驳回,于是向某某区法院提起了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请求判令解除对某小区房屋的查封,停止对该房屋的执行,并向法院提供了双方签订的《离婚协议书》。


法院裁判

  我国《物权法》第九条明确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法律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法律效力”。双方在离婚协议中约定案涉房屋产权均归魏某所有,这仅是苏某对自己财产份额的处分,未经产权变更登记并不发生物权变动的法律效果,也不可以对抗第三人,所以苏某仍为案涉房屋的登记产权人,苏某在未履行欠陆某债务的情况下,陆某作为债权人要求对苏某名下的房屋予以司法查封并申请强制执行符合法律规定。魏某依据《离婚协议书》要求解除对案涉房屋的查封、停止执行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 
律师提示

 本案中,苏某与魏某签订的离婚协议中对不动产归属的约定因未做变更登记未发生物权变动的效果,魏某仅可基于债权请求权向苏某主张因房屋被执行给自己造成的损失。在不动产所有权人未依法变更的情况下,离婚协议中关于不动产归属的约定不具有对抗外部第三人陆某债权的法律效力,魏某无权主张对该房屋的所有权。该种情形下,离婚协议约定获得房屋所有权的一方应尽快办理房屋过户登记,切忌因小失大。

      苏某与魏某于2014年登记结婚,婚后二人购买了某小区一处房屋,登记在了苏某名下,2017年二人协议离婚,离婚协议中约定将某小区房屋的所有权归魏某所有,二人为减少按揭贷款转贷手续费和缓缴交易契税,一直未办理不动产变更过户手续,房屋一直由魏某居住。

      2018年,苏某向陆某借款50万元用于创业,由于经营不善,苏某无法偿还该笔借款,陆某遂向某某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苏某偿还借款,法院审理后支持了陆某的诉讼请求。后因苏某未按判决履行还款义务,陆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经查,苏某除名下某小区房屋外无其他可执行财产,遂将该房屋查封。魏某发现房屋被查封后向执行部门提出执行异议,被裁定驳回,于是向某某区法院提起了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请求判令解除对某小区房屋的查封,停止对该房屋的执行,并向法院提供了双方签订的《离婚协议书》。